• <ol id="x39tgv"></ol><li id="x39tgv"></li><dt id="x39tgv"></dt>
            <font id="x39tgv"></font><bdo id="x39tgv"></bdo><sup id="x39tgv"></sup>
            <em id="x39tgv"><ul id="x39tgv"></ul><sup id="x39tgv"></sup></em><b id="x39tgv"><font id="x39tgv"></font><dfn id="x39tgv"></dfn><em id="x39tgv"></em></b>
          • 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中國工會十七大 · 特稿
            喜迎工會十七大·勞動者之歌

            古鳳绮:“職工的事就是我的事”

            工人日報—中工網記者 劉友婷   2018-10-19 10:03:12

              10月9日,《工人日報》記者再次見到古鳳绮時,她已在休産假。數月前,離預産期不到一個月的她,還奔走在企業與職工間,爲職工爭取最大權益。廠區內,古鳳绮一手扶著腰身,一手放在肚子前,努力安撫好職工情緒,引導職工理性爭取合法權益;企業調解室裏,她坐在職工身旁,與企業進行面談……

              古鳳绮是深圳市龍崗區一名職業化工會工作者,80後的她已有近10年工會工作經曆。“看到工人受委屈我覺得很難受,希望能盡力幫他們爭取最大權益。”她告訴記者。

              經曆初次調解糾紛“打擊”

              “滿腔熱情卻愛莫能助,心有余而力不足。”這是當年古鳳绮入職後處理首個勞動糾紛時的最大感受,也正是此次參與糾紛調解讓她明白,勞動糾紛要事前預防,而不是等事後處理。

              龍崗是深圳的産業大區和用工大區,有商事主體約32萬個,絕大部分爲非公有制企業,職工200多萬人,勞動糾紛錯綜複雜。在雪象社區任職業化工會副主席時,調解勞動糾紛是古鳳绮的主要工作之一。

              2010年4月,雪象社區一家港資五金廠倒閉,老板跑路,拖欠工人工資。這是古鳳绮接手的第一宗調解事件,當時並無多少調處經驗的她僅知道作爲工會代表要維護好職工權益。

              在工廠裏,古鳳绮和社區一勞動站站長一起收集職工訴求,了解並記錄上千名職工被拖欠工資具體情況。她清晰記得,拿到機器抵押換來的現金那天已是淩晨1點多,她與勞動站站長一起將現金逐個發給排隊等候的工人。

              淩晨3點多,下著微微細雨,古鳳绮才忙完回家。處理完第一宗勞動糾紛的她,心中充滿無力感。“工廠倒閉了並沒有多少財産,看著工人只能拿到部分被拖欠的工資,心裏很難受,覺得自己沒有幫他們爭取到最大權益。”

              經曆了初次調解糾紛的“打擊”,古鳳绮深刻意識到事前預防勞動糾紛,提前發現隱患並及早介入的重要性。“處于弱勢的工人需要工會的幫助,我要在這個組織待下去,不斷學習,積累工作經驗幫助工人維護權益。”她暗暗下決心。

              “源頭把控是關鍵”

              “如今,我們已建立了企業民主管理三級體系,即職工會員與企業工會溝通聯系制度、企業工會與企業方聯席會議制度、園區職工議事會制度,打通了職工會員、工會小組、企業工會和企業方的溝通聯系渠道。”談起深圳工會在推動勞動雙方平等協商和勞動糾紛源頭治理工作的舉措時,古鳳绮如數家珍,一一道來。

              2015年,古鳳绮被派往中浩工業城指導和協助社區職業化工會幹部在航嘉馳源電氣股份有限公司試點推行企業工會與企業方聯席會議制度和園區職工議事會制度。

              爲了進行勞動糾紛源頭防控,古鳳绮與其他工會同事在航嘉建立了勞動爭議調解委員會,企業工會主席任委員會主任,成員除了工會幹部外,還有兩名專職調解員。“該委員會除了爲職工提供法律咨詢、調解矛盾外,我們還希望借助它來培養工會信息員。對接訪過的投訴職工,我們建立起檔案並加強聯系,爭取發展爲工會信息員,若企業有糾紛隱患出現,他們能第一時間告訴工會。”

              有了工會信息員,他們如何找到工會呢?“我們增加了雙亮制度,即亮出工會牌匾,亮出社區工會工作委員會主席、職業化副主席及重點企業工會主席的身份、手機號碼、QQ群、郵箱、辦公電話、辦公地點和辦公時間等信息。”古鳳绮笑著說,她的電話曾一度成爲職工的“哭笑熱線”,24小時爲職工開機。

              “但這還遠遠不夠,仍然沒有建立起源頭治理機制。”古鳳绮介紹,在街道總工會的指導下,他們創立了企業民主管理三級體系:職工會員與企業工會溝通聯系制度、企業工會與企業方聯席會議制度和園區職工議事會制度。

              勞動雙方平等對話的平台搭建起來了,矛盾化解在萌芽狀態,園區勞動關系的和諧度也提高了。“2016年航嘉每個月開一次企業工會與企業方聯席會議制度,隨後改爲兩個月一次,如今已是一個季度一次。解決問題越多,職工訴求就越少。”古鳳绮高興地說。

            1 2 共2頁

            來源:中工網--《工人日報》
            編輯:葛文琦
            中國工會十七大專題

            權威發布更多

            視頻直擊

            特稿更多

            快評更多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版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gajan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