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0平台_我的心情我做主

尋尋覓覓,在時光中行走的人,都不過是覓途的人,闖蕩過人生的每一個角落,目睹過一場場風景。人生,本就是看一場風景走一段路的過程。孩提時,看一場天真爛漫的遊戲;少年時,目睹一場青春飛揚;中年時,眼觀一場世事難解;老年時,閱盡這人生一場風景,看風景世事變遷。風景,便是一場人生,人生,便是一場風景。

旅行又像是一段走迷宮的過程。在時光繪制的人生迷宮中,又有多少條岔路?而每個同一條路途的人,又因爲轉過多少條街角,便從此爲陌路?在那歲月穿過的條條迷宮裏,有的人依然在向前行走、轉身、行走。有的人已經迷路,在時光築的迷宮裏徘徊。到最後,無論是哪種人,都會有自己的旅程,獨一無二的,于是,便造成了,人生的主角,只能有一個。終究,無論是在哪一條路上遇到的志同道合的旅伴,在下一轉角,便會成爲過客。人生之旅,本就寂寞,對于旅者來說,孤獨便是其一生最忠實的伴侶。因爲有人說過“每個人都是孤獨的,沒有人會陪你行走一生,因爲,他們只是每一個階段與你共同走過的人”。也許,每個旅者都會在人生黑夜之時,與孤獨長相厮守。

當心情被外界左右,隨之而來的便是人生坐標的偏移不定。在擁擠的人世間,智者賢人之所以區別凡人而成就一番偉業,也許就在于“猝然臨之而不驚”的坦然,置之度外的超然。

範文正公因爲有“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的灑脫,著就了憂國名篇;歐陽文忠公正是懷有“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的豁達,吟出了風流絕唱。在得意之時,智者“不以物喜”,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在失意之日,仁人“不以己悲”,漫隨天外雲卷雲舒。

旅程中不全是苦短,其實也盡可享受它的美。漫步于田間,靜享那每一朵花兒開放時的幸福,目送那黃昏下歸巢的雀鳥;亦可去那海邊聆聽大海潮起潮落的呼喚;或是晚間歸航的漁船發出陣陣的嗚鳴。便也足夠了吧,如此風輕雲淡,便也是一場美的奢華了吧。轉轉折折,只要靜下心來,終究會捕捉到那時光中的幸福,收獲那旅程中的美。

1800平台們總是能輕易地感染淚水和歡笑,怅惘和憤懑;快樂著身邊的快樂,幸福著身邊的幸福,痛著身邊的痛。因此,我們也太容易在各種感受攢動中迷失方向,甚至受到傷害。

隨著年輪漸漸劃了一圈又一圈,看著飄零之花又是幾番花開花落,南過之雁又是幾回雁過無聲。漸漸地,才發現,旅程,又行進了一段距離。

遺憾的是,1800平台們總是敏感于暫時的“流言”“挫折”的攻讦,畏于逆風而動,在一個個生活的罅隙中沉淪。德國青年醫生邁爾,是能量定律的發現者之一,他的論文受到權威雜志主編的壓制,不被發表,邁爾自費出版後,竟橫遭誹謗和譏笑。他受不了這些刺激,跳樓自殺未遂,後被關進精神病院,在痛苦的折磨中度過了余生。

曾心悸于杲杲秋日裏被灼傷的紅葉,悠然地飄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