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族信譽_青絲低束

想起兒童時代那把同樣的馬尾,是高高地束在了頭上。當跳皮筋時,總會不注意地纏在一起,那時,不覺得痛,只是會傻傻地,呆呆地怨。高束來的馬尾巴見證了e族信譽那歡樂的童年,在夕陽西斜下,仍記得徐輝把它拉得更長更長。而我和小夥伴們在輕跳著皮筋,口中念著熟悉的一段歌謠“黑心肝,毒心郎,黑心掉進蓮藕塘,蓮藕開花白茫茫,恨死黑心毒心新郎。”一遍接一遍,絲毫不知疲倦,也從來不曾想要了解詞的含義。而現今,每每讀起這段歌謠,都會有種鑽心的通。霎時在黑夜中憶起,禁不住窺望四周,感到涼意襲來,空氣中仿佛就雜夾著淡淡的荷花香。

這段時間,常常會有種莫名的沖動。想要狂奔到理發店,把這把垂到腰段處的秀發剪短,而且,是越短越好。心想,轉個發型,換個心情。無奈,心動卻終究沒有行動,依舊是一把馬尾低束于身後。

還是要長大,不能丟了信仰!

步入初中的我頂著頭短發,想要幹出些驚天動地的事,哈,那是無爲的,最終還是的失敗而告終。

我不是沒有煩惱,我的笑也有人說只笑在表面,那種皮笑肉不笑,但不是陰險的笑,說我的內心有著很大的壓力,有著很深的傷!我不知道,究竟發生過什麽讓我變成這樣,也不知道是哪份執著的信仰讓我這樣並堅持到了今天也許,偶爾的失憶或者是極差的記憶力吧!印象中好像僅僅停留在了六年級時一個極好的同學+朋友的突然逝去,似乎在那時覺得長大只有煩惱,長大離死亡更近吧!好像是自那以後,匆匆的歲月無情的剝去皮膚的光澤留下道道疤痕,卻無法在我的內心添加上一個衰老的基因吧!總之,我的心跳還有童年的聲音,生活卻早已經沒有了童年的影子!有時我自己都覺得,我應該是兩個人活在一個軀體裏,就像今晚的風一樣無情的嘲笑著造物者的能力!呵,活著很矛盾,死了很麻煩!

原來,它已那樣長——畢竟,也留了好幾個年頭了。

依然用紅木梳梳著,在一絲一縷中,學著成長,青絲低束。

也遺忘了再度蓄發的原因,只是還朦朦胧胧的記得有那麽一個人,講過那樣一句不經意的話:長發比較適合你。于是,又再度蓄起了發,直到如今差不多十八歲的我。只是,長發飄飄有“一弦一柱思華年”的回憶,確沒有我真正所想要的。

期待明天天氣要好起來,希望明天我能成長起來!不要說那些傻話,不要做那些傻事,收起那些真誠但無意義的笑,活得要有氣質!但那顆我所具有的童心,我還會保持,因爲我從未對此後悔過!這也許是我最強的資本吧!是我生活的源動力吧!

我也想過自己的身份和自己的生活,曾經多次下定決心要長大,也試過了多種方法,但在朋友悲傷的臉龐前,從內心深處會迸發出孩童的天真,不由自主的又把大家逗樂了!朋友開心了,我也開心!但當無盡的黑暗籠罩下來時,心靈還會感覺到衰老的身軀和青春的意識之間的差距,那些接近成年人的感傷和急切要改變自己的想法會壓下來,壓得我好想找一個人來負擔!可是我不能,e族信譽活著只有自由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