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寶博國際|秋天的故事

前面的十字路口上架著一座剛建好不久的天橋,環形的設計,既新穎又氣派,是人們交口稱贊的城市新亮點。可白冰總覺得這像一只烏龜――一只四肢長得過長的畸形烏龜。

小時候,單純的以爲坐在一起玩洋娃娃就是天堂,長大了才知道其實天空永遠不會是湛藍,人和人的距離可以相隔那麽遠……

潔經常和E寶博國際說她以前是怎麽樣的瘋,我就總是靠在樓後面的那堵牆上靜靜得聽,然後就覺得自己的童年是那麽的灰暗。

不知是天空讓我的心情如此灰暗,還是我的心情影響了天空那種燦爛的色彩。不想去看,不想去想,不想去觸碰,心理那塊永久的陰影,永遠的痛。

白冰笑了笑,慢吞吞地走上“烏龜”的背。天橋上的人很多,而且大都是以家庭爲單位的群體。白冰看著小孩們快樂而純真的笑臉,心裏感到隱隱地失落。

白冰過了街,正要走下天橋,一個坐在天橋上寫生的女孩吸引住了他的視線。白冰很奇怪:這種城市裏司空見慣的鋼鐵森林有什麽可畫?難道她認爲這很美嗎?處于好奇,白冰走了過去。

從小,打我記事起,家裏就總是空蕩蕩的。媽媽值夜班,爸爸出差,我就一個人躲在被子裏哭。家裏沒人的時候,就開著燈,一直到天亮。每次爸爸出差的時候,我都用那種百般可憐的眼神看著他,不哭,也不鬧。可是他每次都說,寶貝,爸爸沒幾天就回來了,回來給你帶好多好看的衣服,好不好?我又能說什麽呢,每次,我都是轉過身,走到我的房間裏,然後很小聲對自己說,我不想要衣服,我想要爸爸。媽媽在爸爸出差的時候值夜班,我也不哭,不鬧,用那種眼神看著她,她也每次都說,寶貝,乖,媽媽去回來給你買好多好吃的東西,好不好?怎麽都是一樣的話,我也只是轉過身,朝房間走去,對自己小聲說,我不想要好吃的東西,我想要媽媽。

(看到這裏你也許會問:“白冰失落什麽呢?”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這就得靠你自己去想象了。)

同齡的小朋友都對我說,我真羨慕你,有那麽好的爸爸,那麽好的媽媽,那麽多漂亮的衣服,那麽多好吃的東西。我就很想對他們說,我只想要爸爸和媽媽。叔叔阿姨見了我,都和爸爸媽媽說,看你們有個多乖的女兒,多懂事啊。E寶博國際倒很想像做一個不乖的孩子。

這真是一幅在白冰看來一輩子都畫不出來的好畫:街道、樹木、建築,全都是那麽栩栩如生,筆觸雖不多,卻恰到好處地勾勒出一幅絕美的風景。可令白冰感到奇怪的是,畫面上沒有一輛車,也沒有一個人,全都是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