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娛樂的網址是多少錢|所有的雨都會停的

向往草原,那是真的。
久居都市的心飽受了緊張與困窘,以至有一種像在迂回顛簸的山路上行車——想要逃離的感覺。逃開那陰冷的混凝土,逃開那無聊的電視節目,甚至是逃離那些熱切關注ag娛樂的網址是多少錢的期待目光,還有——丟掉那無用的軀殼,我想做一只蒼鷹,能飛翔在自由的天空;做不成蒼鷹也好,做株苜蓿吧!至少可以平凡到別人不屑打擾——。我竟然現在才發現自己對草原的向往已到瘋狂。真的,只是——怎麽會隔了那麽久才發現?我迫切地想去草原,渴望親近草原。
終于去成了!
草原是平靜的,她有自己遼闊和茫茫的資本,幾乎不須睜開眼看看來者,便算定他必會被她所傾倒,普天之下仿佛都是凝固了的風景。當我們驅車在草原上飛馳時,被驚動的卻只有身後飛起的些許沙塵。草,那一望無垠的草啊!綠,那生命的綠啊!眺望,那被碧綠,蔥綠盡情揮灑過,並以柔和而連綿的線條所勾勒出的遠山;嗅著,這泥土與青草的芳香混合成最本真的空氣;遠處的野馬悠閑的身影穿梭于雲朵投下的陰暈間——我還能說什麽呢?這不就是那個我從夢中就開始愛上的地方嗎?現在的我只願化作空氣,融入這藍天碧草之間——
草原的美,不但蘊于靜,也蘊于瞬息萬變之間。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打消了我們下午的行程,大家聚在蒙古包裏喝著茶,人人心頭一團火氣——爲草原的不解風情。雨過天晴,我走出蒙古包,發現天邊竟然懸著一道淡雅的彩虹,就那麽幹脆的,在明朗的天空中畫出了一個近乎完美的半圓。我望著她,驚訝于她讓人怦然心動的美,竟幾乎要掉下淚來。啊!好久沒有這種貼近自然的感受了,從何時來,又是在何時離去的呢?忙于生活,心裏對于自然那份深深眷戀,竟漸漸忘卻了!可這是生命之源,是死也不能忘記的啊!——我轉向天際,黃昏的草原正敞開襟懷,納進那碩大的金黃太陽,整個草原一片生機勃勃,但卻又萬籁俱靜。這大概是草原一手導演的美景吧?爲的,是引導我們心中奏響震撼心靈的樂章——到底是我們發現了草原的溫存可棲呢,還是草原終于發現我們的孤獨無奈呢?我笑著搖搖頭,仿佛尋找到了那斷了線的風筝,抓住了一道陽光;仿佛平生第一次感到胸襟的輕快。
草原或動或靜,都以它的溫存與博大印證著生命的生生不息。或許,每個人該有一片自然,屬于自己的生命之源。生活,可以忙碌到夜以繼日讓人無法喘息;心靈,可能麻木的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人,也可以把自己關在四面冷冰的泥牆裏,但卻無論如何都阻隔不了生命之源對本能的呼喚。——來到草原的我意在追尋一道于深灰色中閃耀的光明。
我那平凡定格的影子,是否已經離去,無關輕重。且讓我的心靈留在這廣闊的草原吧,在這裏親近純淨。 

 是的,所有的雨都會停的。就像所有的災難都會終止一樣,就像所有的夢都會醒一樣,只有親身經曆了,才會知道,才會懂得,才會明白。
也許是上天的眷顧吧,早就爲我安排好了一切,一出生就墜入愛河,被那濃濃的愛緊緊的圍著,似乎不會受到半點傷害。家在農村,但五谷雜糧都認不全,可謂是被家裏人寵壞了吧。環境造就人嘛,在這樣的家庭環境裏,我自然就成了“老大”了,不論大小,從沒有人敢欺負我,因爲我是公主,是寵兒,有靠山的。
一直自豪的就是,在同齡人中,我是極少數四個祖父母齊全的人之一,而且四個祖父母都很健康,也都一樣的疼我、愛我,似乎我就是他們的全部,自然而然我就成了他們的寶了。周末放假,兩頭跑,玩得不亦樂乎。然而,生活卻總是不盡人意的,就在快樂的童年即將結束的時候,暴風雨突然來襲。
我記得那時的我只有十歲,那天,我像往常一樣,上學、放學、回家。回到家的那一刻,我才發現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外婆走了,外婆真的走了,只留下一絲不舍,外婆是含淚離開的,整個家都充滿了悲涼的氣息。失去了一個心愛的人,四個人不齊全了,驕傲沒了,自豪沒了,心也碎了,精神恍惚,傷心、難過、沉思……
暴風雨並沒有立即停止,一年後,暴風雨有一次來襲,噩夢又一次降臨,傷心、難過又一次來訪,這一次暴風雨殘忍的奪去了外公的生命。外公的離世給了我一個沉重的打擊,也給了媽媽一個沉重的打擊,在她的哭聲中,我隱約聽見:“以後沒有家回了……”是啊,以後我也少了一個歸宿了,一個溫暖的家,就這樣,破了……
暴風雨愈刮愈猛,老天似乎給我和我的家人下了一個“魔咒”。兩年後,爺爺也走了,這一次沒有一丁點預兆,沒有一丁點心理准備,爺爺就離開了。兩年的時間,爺爺只留下了一張面帶微笑的的照片。在哭聲中,我開始胡思亂想:一年、兩年……然後呢?三年嗎?是不是三年後奶奶也會……我不敢再繼續想下去,我不敢再繼續想,不敢……
可是未來畢竟是未知的,三年後的事,誰會知道呢?三年來,我始終不能忘記那三張蒼老卻不失慈祥的面孔。三年了,我一直在祈禱,祈禱上天會仁慈一些,祈禱上天能給我多一些時間來陪陪奶奶,祈禱……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三年終于過去了,奶奶依然很健康,這三年來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奶奶能夠平平安安的了。現在,“魔咒”破了,暴風雨停止了,心裏似乎有了一些安慰。
暴風雨真的停止了,上天還是仁慈的吧,或許是聽到了我的祈禱了吧。三年的心事終于放下了,心裏的石頭落下了,再次來到外公外婆的墓碑前。曾幾何時,我還因爲自己受了委屈而跑到這裏大哭過;曾幾何時,我還常常來與他們聊天;曾幾何時,ag娛樂的網址是多少錢還曾經到這來排過憂,解過難;曾幾何時……現在是該分享一些開心事的時候了。
暴風雨停了,災難止了,噩夢醒了,“魔咒”破了,心花怒放了。所有的雨都會停的,就像所有的災難都會終止一樣,就像所有的夢都會醒一樣,所有的雨都會停的。只有經曆過,才會知道、才會懂得、才會明白……